首頁
1
活動資訊
2
座談會/論壇/研討會
3
青年創新農業座談第5場:友善大地執行長楊從貴4
http://www.reboot.com.tw/custom_25735.html 青年創新農業座談第5場:友善大地執行長楊從貴 青年創新農業座談第5場:友善大地執行長楊從貴 【青年創新農業座談】第5場 活動時間:西元2015年5月20日下午2:00~3:30講座;3:45~4:30交流 活動地點:苗栗縣頭份鎮中央路413號2樓 引言人:理博農業生技創辦人李文權博士 主講人:友善大地,楊從貴執行長 主講人簡歷:領導80農戶,生產安全、有機農作物和優質茶、醋、醬油等二級產品等。 演講主題:我的創新農業歷程和理念 主辦單位:理博農業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楊從貴執行長(穿著綠衣者)演講過程  本次青年創新農業座談邀請友善大地執行長楊從貴先生,與我們分享創立友善大地社會企業的心路歷程以及成立的理念。 [從社會問題看農業] 在開始介紹友善大地之前,楊從貴帶領我們了解台灣農業的社會問題,他指出為了發展國內經濟,農業經常是優先被犧牲的對像,以國內農業教育為例,台灣在經歷了一個世代,農校從43所縮減只剩4所,又這4所農校有大部份都是非農業相關的科系。他認為這反應了政府、社會認知對農業的不重視,想要提升農業前景,在基礎上簡直是沒有希望。再談到社會普遍重商輕農,老一輩對農業的經驗就是勞累又不賺錢,鼓勵下一代努力唸書去考公務員、去經商就是不要傻傻去種田。過去接觸農友經驗,他也觀察到農友對自己的職業是又愛又恨,愛的是他們教育程度低但卻種了一地好菜感到有成就,恨的是種得再好也沒辦法養活自己,感到很無奈。然而這個大多數人鄙視的行業,卻是支撐國人三餐無憂的基礎。 [以社會問題觀點看農藥的影響] 以社會問題的觀點,楊從貴再提到國內農藥問題,他認為農業不是不能使用但要評估可能造成的風險,他引用某篇報導指出某研究調查發現兒童長期攝入低劑量農藥,與過動孩子比例增高的現象有高度的關聯性。此外,以生產者的角度來看,他以過去遇到的實際例子說明國內農藥濫用的問題,丁基拉草合理使用量是1分地1罐,卻目賭認識的農友1分地使用了12罐的丁基拉草只為了求可有效除草以省人力成本,但細看丁基拉草包裝的注意事項標示”避免皮膚接觸,有致癌風險”時,卻又看到該農友都是赤腳在田裡工作,他說這根本就是用生命在拼微薄的收入,如果這個農人是你的父母,忍心嗎? 除了農藥影響國人食物安全、生產者的健康問題,以生態的角度看農藥造成的生態問題,例如使用風險較低的益達胺,其尼古丁鹼成份造成蜜蜂成癮,不採花蜜而是去找農藥,結果造成蜜蜂數量大幅下降。在講述農藥造成生態的影響時,楊從貴在投影片秀出一張張動物命案現場照,這些行經剛噴灑完農藥的農田而中毒死亡的青蛙、蛇、鳥,讓人省思這些無害動物的死亡只因人類的需求,是正確的嗎? 基於這些社會問題,使他發自內心的想為農業、生態盡一份力量,也因此創立了友善大地社會企業。 [為解決農業問題成立了友善大地] 友善大地成立的理念,為的是解決農業生產者在市場機制的弱勢問題,如努力生產的農產品滯銷或是被商人剝削賤價出售,使農民收入沒有保障、提供有機農業紓困基金、創造讓有心投入有機農業的青年有發展的空間。因此,友善大地扮演起農業與商業的結合者的角色,為了保障生產者權利,友善大地負起把關訂單合約責任,楊從貴還說曾經他跟客戶簽約時,審視合約的嚴謹程度還讓對方以為他是法律背景,因多數生產者對法律是半知半解,所以他認為友善大地有必要扮演這個角色以保護生產者。 此外,為了讓農業能有更廣大的市場前景,友善大地也積極活化農業,例如: 農食教育、從事生產、加工、教育旅遊、重視生態的四生三級有機農業、成立友善小鋪販賣有機餐盒。另外,他也與我們分享在科技園區推行有機餐盒的過程所遭遇的困難,一個有機餐盒售價80元,帶來的好處可讓醜山藥有了免被丟棄命運還可以創造弱勢族群的就業機會,但是推出並沒有得到回響,經過私下了解才知道工程師們認為便當又貴又難吃所以購買意願不大,他認為雖然又貴又難吃這件事需要再努力改善,但也感到不解為何人們願意花大錢買名車、3C產品滿足自我卻不願意多花20元做公益或投資自己的健康。 最後,他也提到目前公司的發展模規越來越大,資金壓力也越來越大,想做的事太大了,卻又經常遇到資金周轉不靈的問題,然而為了替解決國內農業問題盡份力,他表示會持續的努力,也期望可藉由本座談能把理念分享給更多的人,引起更多的共嗚,讓社會更好。     ▲中場交流   ▲Q&A Q&A Q1: 是否能請教貴公司以社會企業的財務規劃及運作方法,提供給我們參考? A1: 我們在財務規劃其實是風險過高,通常我們向農場收購是以半月結,而客戶是45天結,一開始公司規模小時還周轉的過去,現在公司規模到3000萬時經常會陷入周轉困難,常在擔心訂單突然流失但又需要與生產農履約,在規模放大後每一步走來都相當驚險,曾經資金的問題也搞到我差點過不去了,也很巧的是在我遇困境時都會突然來個因緣巧合,有人提供資金幫助我渡過危機,不斷經過產業現實洗禮,讓我更為堅強更能勇敢面對。但我還是要說我們是錯誤示範,在財務面由於公司是由一群人用少量的資金集資,卻要做大於資本額很多倍的事業,然而對我們來說這又是不能不去做的事,當然至今我們也還在克服資金周轉的問題。 Q2: 是否能分享您規劃營運的策略? A2:說到企業經營,最簡單就先買坊間的相關類書來閱讀,大部份都大同小異而且也都算完整,以我的習慣是我會以3個3年為單位規劃公司經營策略,這麼做就比較不容易被眼前的事情絆住了。 Q3: 剛有提有財務規劃的部份,由於我本身也是剛著手農業型社會企業的成立,然而公司內部的人對財務也都是外行,要看財報或做財報都感到很頭痛,不知道以您的經驗來看,是不是能給我們建議,讓我們能比較容易著手? A3: 的確小公司是需要什麼都自己來,其實我開始創立友善大地時就是以大公司規模在規劃,所以第一年就已經把必要的部門都展開好了,第二年就已經導入了ERP系統,此外企業經營最重要的風險就是政治介入,所以我們也盡可能的不去使用公部門的資源,另外為了要確立公司的財務系統,我們在一開始就已網羅專業背景人士以規劃公司財務。 Q4: 最近群眾募資平台已漸漸被人關注,想請教您對群眾募資平台來成立社會企業的看法如何? A4: 個人看法是認為社會企業不要去搶社福資源,社會企業本來就是要透過企業經營以幫助社福單位,可試著想如何使用此平台做公益的事。例如: 我們推出綠色保育產品,消費者購買後我們將價差回饋給生產者。 Q5: 在台灣,有機農業有法規的要求,但我實際訪察驗證通過的農場還是對此驗證的方式仍有疑慮,很擔心會不會最後有機農業還是變成信任問題? A5: 對於這點驗證單位就很重要,如果覺得驗證單位做事馬虎就要換其他比較嚴謹的單位,這也是要保護生產單位能夠長久經營。再來以法律的角度,有機的定義是首先要通過驗證取得證照才能稱為有機,至於農田的保護措施,例如預防其他農田的農藥污染,在法律條件只說明要有保護措施,並沒有限制要使用什麼方法,也是如此所以才說驗證單位很重要。另外,以台灣區域也會有種植限制,像是在埔里種植的高麗菜外表都有黃褐的斑點,這些斑點是來自於台中火力發電場、麥寮六輕石化場產生的硫化物質,也因此在某些場地背景值過高,想要發展有機農業也沒有辦法。 Q6: 對有機種植的生產者來說,為了確保生產狀況基本上都會自行送驗證,例如環境驗證、農藥殘留驗證,不過驗證費用高累積下來也頗傷本的,想請教您覺得大概驗證到什麼程度應該就足夠了? 再者,法規對有機種植的門檻頗高,是否其實等級到自然無毒或是綠色保育標章其實也足夠? A6: 綠保標章的設立起因是林務局為了搶救官田水鴙,找了慈心基金會一起合作,我本身也是慈心的志工,也因為有官方的補助所以可以讓生產者免費被驗證,由慈心基金會的志工進行驗證。 驗證這件事本身就會有成本,但它是必要之惡,為的是讓不認識的人相信我們提供的是有機產品。另外,也要了解驗證成本對生產成本的佔比是如何? 以友善大地輔導農友為例,在評估驗證成本佔比過高時,我們則會建議農友採用友善大地的自主認驗,同時我們也要對消費者負出確保農產品安全的責任。 Q7: 請問荒廢的農田跟已被開墾過的農地比較,如果要轉成有機農地,哪一個成功機會比較大? A7: 以開發的經費來說,已被開墾過的農地設備通常較為完備了,所以可以省下不少資金,不過開發素地也有它的好處,沒有被病害污染、土地已休息夠了,種植的作物通常都會長得不錯,很多人都說新地容易豐收也是如此來的。     ▲與會者大合照

首頁 活動資訊 > 座談會/論壇/研討會 > 青年創新農業座談第5場:友善大地執行長楊從貴

【青年創新農業座談】第5

活動時間:西元2015520日下午200~330講座;345~430交流

活動地點:苗栗縣頭份鎮中央路4132

引言人:理博農業生技創辦人李文權博士

主講人:友善大地,楊從貴執行長

主講人簡歷:領導80農戶,生產安全、有機農作物和優質茶、醋、醬油等二級產品等。

演講主題:我的創新農業歷程和理念

主辦單位:理博農業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楊從貴執行長(穿著綠衣者)演講過程

 本次青年創新農業座談邀請友善大地執行長楊從貴先生,與我們分享創立友善大地社會企業的心路歷程以及成立的理念。

[從社會問題看農業]

在開始介紹友善大地之前,楊從貴帶領我們了解台灣農業的社會問題,他指出為了發展國內經濟,農業經常是優先被犧牲的對像,以國內農業教育為例,台灣在經歷了一個世代,農校從43所縮減只剩4所,又這4所農校有大部份都是非農業相關的科系。他認為這反應了政府、社會認知對農業的不重視,想要提升農業前景,在基礎上簡直是沒有希望。再談到社會普遍重商輕農,老一輩對農業的經驗就是勞累又不賺錢,鼓勵下一代努力唸書去考公務員、去經商就是不要傻傻去種田。過去接觸農友經驗,他也觀察到農友對自己的職業是又愛又恨,愛的是他們教育程度低但卻種了一地好菜感到有成就,恨的是種得再好也沒辦法養活自己,感到很無奈。然而這個大多數人鄙視的行業,卻是支撐國人三餐無憂的基礎。

[以社會問題觀點看農藥的影響]

以社會問題的觀點,楊從貴再提到國內農藥問題,他認為農業不是不能使用但要評估可能造成的風險,他引用某篇報導指出某研究調查發現兒童長期攝入低劑量農藥,與過動孩子比例增高的現象有高度的關聯性。此外,以生產者的角度來看,他以過去遇到的實際例子說明國內農藥濫用的問題,丁基拉草合理使用量是1分地1罐,卻目賭認識的農友1分地使用了12罐的丁基拉草只為了求可有效除草以省人力成本,但細看丁基拉草包裝的注意事項標示避免皮膚接觸,有致癌風險時,卻又看到該農友都是赤腳在田裡工作,他說這根本就是用生命在拼微薄的收入,如果這個農人是你的父母,忍心嗎? 除了農藥影響國人食物安全、生產者的健康問題,以生態的角度看農藥造成的生態問題,例如使用風險較低的益達胺,其尼古丁鹼成份造成蜜蜂成癮,不採花蜜而是去找農藥,結果造成蜜蜂數量大幅下降。在講述農藥造成生態的影響時,楊從貴在投影片秀出一張張動物命案現場照,這些行經剛噴灑完農藥的農田而中毒死亡的青蛙、蛇、鳥,讓人省思這些無害動物的死亡只因人類的需求,是正確的嗎?

基於這些社會問題,使他發自內心的想為農業、生態盡一份力量,也因此創立了友善大地社會企業。

[為解決農業問題成立了友善大地]

友善大地成立的理念,為的是解決農業生產者在市場機制的弱勢問題,如努力生產的農產品滯銷或是被商人剝削賤價出售,使農民收入沒有保障、提供有機農業紓困基金、創造讓有心投入有機農業的青年有發展的空間。因此,友善大地扮演起農業與商業的結合者的角色,為了保障生產者權利,友善大地負起把關訂單合約責任,楊從貴還說曾經他跟客戶簽約時,審視合約的嚴謹程度還讓對方以為他是法律背景,因多數生產者對法律是半知半解,所以他認為友善大地有必要扮演這個角色以保護生產者。

此外,為了讓農業能有更廣大的市場前景,友善大地也積極活化農業,例如: 農食教育、從事生產、加工、教育旅遊、重視生態的四生三級有機農業、成立友善小鋪販賣有機餐盒。另外,他也與我們分享在科技園區推行有機餐盒的過程所遭遇的困難,一個有機餐盒售價80元,帶來的好處可讓醜山藥有了免被丟棄命運還可以創造弱勢族群的就業機會,但是推出並沒有得到回響,經過私下了解才知道工程師們認為便當又貴又難吃所以購買意願不大,他認為雖然又貴又難吃這件事需要再努力改善,但也感到不解為何人們願意花大錢買名車、3C產品滿足自我卻不願意多花20元做公益或投資自己的健康。

最後,他也提到目前公司的發展模規越來越大,資金壓力也越來越大,想做的事太大了,卻又經常遇到資金周轉不靈的問題,然而為了替解決國內農業問題盡份力,他表示會持續的努力,也期望可藉由本座談能把理念分享給更多的人,引起更多的共嗚,讓社會更好。

 

 
中場交流

 
Q&A

Q&A

Q1: 是否能請教貴公司以社會企業的財務規劃及運作方法,提供給我們參考?

A1: 我們在財務規劃其實是風險過高,通常我們向農場收購是以半月結,而客戶是45天結,一開始公司規模小時還周轉的過去,現在公司規模到3000萬時經常會陷入周轉困難,常在擔心訂單突然流失但又需要與生產農履約,在規模放大後每一步走來都相當驚險,曾經資金的問題也搞到我差點過不去了,也很巧的是在我遇困境時都會突然來個因緣巧合,有人提供資金幫助我渡過危機,不斷經過產業現實洗禮,讓我更為堅強更能勇敢面對。但我還是要說我們是錯誤示範,在財務面由於公司是由一群人用少量的資金集資,卻要做大於資本額很多倍的事業,然而對我們來說這又是不能不去做的事,當然至今我們也還在克服資金周轉的問題。

Q2: 是否能分享您規劃營運的策略?

A2:說到企業經營,最簡單就先買坊間的相關類書來閱讀,大部份都大同小異而且也都算完整,以我的習慣是我會以33年為單位規劃公司經營策略,這麼做就比較不容易被眼前的事情絆住了。

Q3: 剛有提有財務規劃的部份,由於我本身也是剛著手農業型社會企業的成立,然而公司內部的人對財務也都是外行,要看財報或做財報都感到很頭痛,不知道以您的經驗來看,是不是能給我們建議,讓我們能比較容易著手?

A3: 的確小公司是需要什麼都自己來,其實我開始創立友善大地時就是以大公司規模在規劃,所以第一年就已經把必要的部門都展開好了,第二年就已經導入了ERP系統,此外企業經營最重要的風險就是政治介入,所以我們也盡可能的不去使用公部門的資源,另外為了要確立公司的財務系統,我們在一開始就已網羅專業背景人士以規劃公司財務。

Q4: 最近群眾募資平台已漸漸被人關注,想請教您對群眾募資平台來成立社會企業的看法如何?

A4: 個人看法是認為社會企業不要去搶社福資源,社會企業本來就是要透過企業經營以幫助社福單位,可試著想如何使用此平台做公益的事。例如: 我們推出綠色保育產品,消費者購買後我們將價差回饋給生產者。

Q5: 在台灣,有機農業有法規的要求,但我實際訪察驗證通過的農場還是對此驗證的方式仍有疑慮,很擔心會不會最後有機農業還是變成信任問題?

A5: 對於這點驗證單位就很重要,如果覺得驗證單位做事馬虎就要換其他比較嚴謹的單位,這也是要保護生產單位能夠長久經營。再來以法律的角度,有機的定義是首先要通過驗證取得證照才能稱為有機,至於農田的保護措施,例如預防其他農田的農藥污染,在法律條件只說明要有保護措施,並沒有限制要使用什麼方法,也是如此所以才說驗證單位很重要。另外,以台灣區域也會有種植限制,像是在埔里種植的高麗菜外表都有黃褐的斑點,這些斑點是來自於台中火力發電場、麥寮六輕石化場產生的硫化物質,也因此在某些場地背景值過高,想要發展有機農業也沒有辦法。

Q6: 對有機種植的生產者來說,為了確保生產狀況基本上都會自行送驗證,例如環境驗證、農藥殘留驗證,不過驗證費用高累積下來也頗傷本的,想請教您覺得大概驗證到什麼程度應該就足夠了? 再者,法規對有機種植的門檻頗高,是否其實等級到自然無毒或是綠色保育標章其實也足夠?

A6: 綠保標章的設立起因是林務局為了搶救官田水鴙,找了慈心基金會一起合作,我本身也是慈心的志工,也因為有官方的補助所以可以讓生產者免費被驗證,由慈心基金會的志工進行驗證。

驗證這件事本身就會有成本,但它是必要之惡,為的是讓不認識的人相信我們提供的是有機產品。另外,也要了解驗證成本對生產成本的佔比是如何? 以友善大地輔導農友為例,在評估驗證成本佔比過高時,我們則會建議農友採用友善大地的自主認驗,同時我們也要對消費者負出確保農產品安全的責任。

Q7: 請問荒廢的農田跟已被開墾過的農地比較,如果要轉成有機農地,哪一個成功機會比較大?

A7: 以開發的經費來說,已被開墾過的農地設備通常較為完備了,所以可以省下不少資金,不過開發素地也有它的好處,沒有被病害污染、土地已休息夠了,種植的作物通常都會長得不錯,很多人都說新地容易豐收也是如此來的。

 

 
與會者大合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