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1
活動資訊
2
座談會/論壇/研討會
3
青年創新農業座談第4場:奕青酒莊莊主吳佳懋4
http://www.reboot.com.tw/custom_25399.html 青年創新農業座談第4場:奕青酒莊莊主吳佳懋 青年創新農業座談第4場:奕青酒莊莊主吳佳懋 【青年創新農業座談】第4場 活動時間:西元2015年5月4日下午2:00~4:00講座;4:00~4:40交流 活動地點:苗栗縣頭份鎮中央路413號2樓 引言人:理博農業生技創辦人李文權博士 主講人:奕青酒莊,吳佳懋莊主 主講人簡歷:南投縣水裡鎮奕青酒莊莊主,研發產品梅酒、酵素產品(台南有旗艦店),行銷全台;梅精銷美加日、大陸! 演講主題:我的創新農業歷程和理念 主辦單位:理博農業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主講人吳佳懋莊主   【前言】 此次座談會邀請奕青酒莊,吳佳懋莊主主講,以自身經驗除了分享創業歷程外,也教授公司擴大營運時對知識經濟及品牌建立所應下的功夫,以實踐者的角度分析知識經濟及品牌營造對公司營運的重要性。 【決心返鄉繼承家業及農場轉型的歷程】 吳佳懋畢業於清華大學核工系,大學畢業便在核二廠擔任工程師,但始終不喜歡台北的生活,包含台北的氣候、空氣品質、環境...等,心中掛念的是家鄉的梅園。由於是家中獨子,顧慮到如果沒有回來接家裡事業,可能家鄉的那片農園都將走入荒廢的命運,於是在台北工作約一年後便下了決心,返鄉繼承家鄉15甲的梅園。 在返鄉繼承家業不久後,便結識了現在的妻子,然而岳父大人因為吳佳懋的農人身份而反對兩人的婚事,因此為擺平岳父大人而暫任高雄長庚醫院擔任物理師之職,雖然差不多任職後3個月,婚事就已完成了,然而這段過程讓他有感社會觀念普遍輕農,認為農業是勞力密集、收入不好的產業。 說到剛回來承接家業,在當時台灣的梅子以外銷日本為大宗,他們家的事業光外銷青梅每年營收就可達300~400萬元,以當時的物價這樣的收入是很好的,然而他此時就已有警覺如果只有單純賣梅子,未來被市場趨勢取代的可能性非常高,所以決定要轉型。 在決定轉型後便貸款投資千萬買下農地,沒想到卻是惡夢的開始,因為次年日本轉向大陸採購梅子,使那年面對千萬負債而營收慘淡,家中事業陷入黑暗。 雖然壓力很大,但為了不讓父母擔心,所有的苦都攬了下來,在困境之中一直思考如何將銷售梅子的主導權從日本手中奪下,對日本展開復仇計劃。於是吳佳懋開始關注日本梅子產品的銷售策略,在當時日本梅子產品銷量最好的就是梅酒,經過深入瞭解發現原來梅酒的梅子跟酒都是跟台灣進口,在日本組合、包裝後賣出,並搭配廣告行銷策略獲得高銷售量。由於原料在台灣都可以取得,因此他便開始著手開發梅酒,並搭配日本在台對梅酒的行銷順風車,此舉讓他賺回許多錢。 ▲吳佳懋莊主演講創業過程 【專攻知識密笈策略】 除了梅酒,吳佳懋剖析另一種梅子加工品,蜜餞。在日本,梅子蜜餞被當成健康食品,搭配正餐食用可幫助消化,在大陸,梅子蜜餞被當作零嘴,添加許多色素、香料、防腐劑製成,而後者與公司理念「期望提供對健康有幫助的食物」有衝突,因此公司便確立了所有梅子系列商品均以健康食品而非零食的定位進行研發。 在決定轉型方向後,為了與同行區隔,吳佳懋分享他使用微笑曲線分析公司對市場的定位與策略,即初期投入研發,提升製造技術並用科學數據解析公司產品對競爭品的優勢,在後期則投入品牌營造及服務品質。 以奕青酒莊的產品--梅精為例,當初開發梅精便是使用藍契特法則,分析強者 (日本梅丹)的戰力,用一樣的售價開發比梅丹品質更好的產品,最後打敗日本梅丹。此外主力投入研發關鍵製作技術,並投入加工生產設備以阻隔其他競爭者模仿。 ▲吳佳懋莊主介紹公司開發的梅類相關產品   【由知識經濟走向品牌經營】 在知識經濟已達到能跟其他競爭者有區隔時,便是思考如何經營品牌及服務。 說起品牌,對理工背景出身的他在摸索品牌精隨碰過不少挑戰,相對於理工的科學性、邏輯、數據,品牌則是要捉摸消費者的直覺、感覺。 開始學習品牌營造時,曾接觸故事行銷,因為有鑑於故事行銷的手法背後造假的例子太多,讓他懷疑品牌根本是一種欺騙消費者以獲取利潤的手法,曾有一段時間對品牌營造感到非常排斥。 由於對於品牌經營有許多疑惑,經過持續探索才瞭解品牌是一種尋找消費者心裡的理念、架構讓消費者感動的模式。說起來簡單,但事實上大部份的消費者都沒辦法清楚描述自己想要的是什麼。另一個迷思是,消費者總以為他們選擇商品是本著理念、理性的,但通常消費的當下是衝動、感覺、非理性。 吳佳懋舉有機農產品為例,很多消費者是支持有機的理念,然而面對醜醜的有機產品卻選擇有施用農藥、化肥的產品,此外台灣制定有機農產品的法規非常嚴苛幾近至難以實現,且大部份的消費者也不理解台灣有機產品的定義,所以整體呈現出的消費機制是非常的不穩定、有很多的爭議。 因此,本著誠信為原則,公司的產品即使種植過程沒有農藥,然因為不符合法規定義,只宣稱自然無毒並且產品均會送檢確認無農藥殘留,因為沒有噴藥的梅子通常都會有斑點、賣相不佳,如果直接賣梅子通常消費者也不會買單,所以乾脆把梅子加工,讓消費者看不到醜醜的梅子,而且優良的原料經過加工品質也會很好。 因此面對非理性的消費者,他認為品牌就是建立一個理念體系,而把中間的黑暗過程(例如:原料醜醜的梅子)省略,如何轉化、修飾讓消費者認同就是品牌的力量,並且以品牌形式呈現背後的公司願景,也會是讓公司持續進步的動力。 【以生活農業,開創台灣農業價值的構想】 關於如何提升台灣的農業產值,吳佳懋認為台灣農產業,社會思維多數仍停留在生產所帶來的價值,但實際上糧食、經濟作物價格低再加上台灣地小,如仍以生產思維構想農業產業的價值,則格局有限也容易受到進口市場競爭。他還特別在課堂推舉法國的農業策略,主以「生活農業」的經營策略,並指出法國有70%GDP佔比來自於農業,生活農業模式重點在於把農業轉變為生活產業,例如法國的高價葡萄酒、服裝或手作品也結合農業的元素。他認為現今在談論的農業三生--「生產、生態、生活」,生產、生態沒有獲利潛能,卻是發展生活農業的基礎,因此要如何帶動從事農業族群的收入,需先屏除只以純生產為主要收入的思維,思考如何利用知識經濟開發更高階、有特色、有差異化的農業產業形態,創造價值才能讓人看得見前景。   ▲與會來賓體驗產品過程    

首頁 活動資訊 > 座談會/論壇/研討會 > 青年創新農業座談第4場:奕青酒莊莊主吳佳懋

【青年創新農業座談】第4

活動時間:西元201554日下午200~400講座;400~440交流

活動地點:苗栗縣頭份鎮中央路4132

引言人:理博農業生技創辦人李文權博士

主講人:奕青酒莊,吳佳懋莊主

主講人簡歷:南投縣水裡鎮奕青酒莊莊主,研發產品梅酒、酵素產品(台南有旗艦店),行銷全台;梅精銷美加日、大陸!

演講主題:我的創新農業歷程和理念

主辦單位:理博農業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主講人吳佳懋莊主

 

【前言】

此次座談會邀請奕青酒莊,吳佳懋莊主主講,以自身經驗除了分享創業歷程外,也教授公司擴大營運時對知識經濟及品牌建立所應下的功夫,以實踐者的角度分析知識經濟及品牌營造對公司營運的重要性。


【決心返鄉繼承家業及農場轉型的歷程】

吳佳懋畢業於清華大學核工系,大學畢業便在核二廠擔任工程師,但始終不喜歡台北的生活,包含台北的氣候、空氣品質、環境...等,心中掛念的是家鄉的梅園。由於是家中獨子,顧慮到如果沒有回來接家裡事業,可能家鄉的那片農園都將走入荒廢的命運,於是在台北工作約一年後便下了決心,返鄉繼承家鄉15甲的梅園。

在返鄉繼承家業不久後,便結識了現在的妻子,然而岳父大人因為吳佳懋的農人身份而反對兩人的婚事,因此為擺平岳父大人而暫任高雄長庚醫院擔任物理師之職,雖然差不多任職後3個月,婚事就已完成了,然而這段過程讓他有感社會觀念普遍輕農,認為農業是勞力密集、收入不好的產業。

說到剛回來承接家業,在當時台灣的梅子以外銷日本為大宗,他們家的事業光外銷青梅每年營收就可達300~400萬元,以當時的物價這樣的收入是很好的,然而他此時就已有警覺如果只有單純賣梅子,未來被市場趨勢取代的可能性非常高,所以決定要轉型。

在決定轉型後便貸款投資千萬買下農地,沒想到卻是惡夢的開始,因為次年日本轉向大陸採購梅子,使那年面對千萬負債而營收慘淡,家中事業陷入黑暗。

雖然壓力很大,但為了不讓父母擔心,所有的苦都攬了下來,在困境之中一直思考如何將銷售梅子的主導權從日本手中奪下,對日本展開復仇計劃。於是吳佳懋開始關注日本梅子產品的銷售策略,在當時日本梅子產品銷量最好的就是梅酒,經過深入瞭解發現原來梅酒的梅子跟酒都是跟台灣進口,在日本組合、包裝後賣出,並搭配廣告行銷策略獲得高銷售量。由於原料在台灣都可以取得,因此他便開始著手開發梅酒,並搭配日本在台對梅酒的行銷順風車,此舉讓他賺回許多錢。



吳佳懋莊主演講創業過程


【專攻知識密笈策略】

除了梅酒,吳佳懋剖析另一種梅子加工品,蜜餞。在日本,梅子蜜餞被當成健康食品,搭配正餐食用可幫助消化,在大陸,梅子蜜餞被當作零嘴,添加許多色素、香料、防腐劑製成,而後者與公司理念「期望提供對健康有幫助的食物」有衝突,因此公司便確立了所有梅子系列商品均以健康食品而非零食的定位進行研發。

在決定轉型方向後,為了與同行區隔,吳佳懋分享他使用微笑曲線分析公司對市場的定位與策略,即初期投入研發,提升製造技術並用科學數據解析公司產品對競爭品的優勢,在後期則投入品牌營造及服務品質。

以奕青酒莊的產品--梅精為例,當初開發梅精便是使用藍契特法則,分析強者 (日本梅丹)的戰力,用一樣的售價開發比梅丹品質更好的產品,最後打敗日本梅丹。此外主力投入研發關鍵製作技術,並投入加工生產設備以阻隔其他競爭者模仿。



吳佳懋莊主介紹公司開發的梅類相關產品

 

【由知識經濟走向品牌經營】

在知識經濟已達到能跟其他競爭者有區隔時,便是思考如何經營品牌及服務。

說起品牌,對理工背景出身的他在摸索品牌精隨碰過不少挑戰,相對於理工的科學性、邏輯、數據,品牌則是要捉摸消費者的直覺、感覺。

開始學習品牌營造時,曾接觸故事行銷,因為有鑑於故事行銷的手法背後造假的例子太多,讓他懷疑品牌根本是一種欺騙消費者以獲取利潤的手法,曾有一段時間對品牌營造感到非常排斥。

由於對於品牌經營有許多疑惑,經過持續探索才瞭解品牌是一種尋找消費者心裡的理念、架構讓消費者感動的模式。說起來簡單,但事實上大部份的消費者都沒辦法清楚描述自己想要的是什麼。另一個迷思是,消費者總以為他們選擇商品是本著理念、理性的,但通常消費的當下是衝動、感覺、非理性。

吳佳懋舉有機農產品為例,很多消費者是支持有機的理念,然而面對醜醜的有機產品卻選擇有施用農藥、化肥的產品,此外台灣制定有機農產品的法規非常嚴苛幾近至難以實現,且大部份的消費者也不理解台灣有機產品的定義,所以整體呈現出的消費機制是非常的不穩定、有很多的爭議。

因此,本著誠信為原則,公司的產品即使種植過程沒有農藥,然因為不符合法規定義,只宣稱自然無毒並且產品均會送檢確認無農藥殘留,因為沒有噴藥的梅子通常都會有斑點、賣相不佳,如果直接賣梅子通常消費者也不會買單,所以乾脆把梅子加工,讓消費者看不到醜醜的梅子,而且優良的原料經過加工品質也會很好。

因此面對非理性的消費者,他認為品牌就是建立一個理念體系,而把中間的黑暗過程(例如:原料醜醜的梅子)省略,如何轉化、修飾讓消費者認同就是品牌的力量,並且以品牌形式呈現背後的公司願景,也會是讓公司持續進步的動力。


【以生活農業,開創台灣農業價值的構想】

關於如何提升台灣的農業產值,吳佳懋認為台灣農產業,社會思維多數仍停留在生產所帶來的價值,但實際上糧食、經濟作物價格低再加上台灣地小,如仍以生產思維構想農業產業的價值,則格局有限也容易受到進口市場競爭。他還特別在課堂推舉法國的農業策略,主以「生活農業」的經營策略,並指出法國有70%GDP佔比來自於農業,生活農業模式重點在於把農業轉變為生活產業,例如法國的高價葡萄酒、服裝或手作品也結合農業的元素。他認為現今在談論的農業三生--「生產、生態、生活」,生產、生態沒有獲利潛能,卻是發展生活農業的基礎,因此要如何帶動從事農業族群的收入,需先屏除只以純生產為主要收入的思維,思考如何利用知識經濟開發更高階、有特色、有差異化的農業產業形態,創造價值才能讓人看得見前景。

 


與會來賓體驗產品過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