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1
活動資訊
2
座談會/論壇/研討會
3
青年創新農業座談第3場:新竹縣地方特色產業發展協會理事長、台灣有機農業協會秘書長陳禮龍4
http://www.reboot.com.tw/custom_24969.html 青年創新農業座談第3場:新竹縣地方特色產業發展協會理事長、台灣有機農業協會秘書長陳禮龍 青年創新農業座談第3場:新竹縣地方特色產業發展協會理事長、台灣有機農業協會秘書長陳禮龍 【青年創新農業座談】第3場 活動時間:西元2015年4月15日下午2:00~3:00講座;3:15~4:30交流 活動地點:苗栗縣頭份鎮中央路413號2樓 引言人:理博農業生技創辦人李文權博士 主講人:陳禮龍園主 主講人簡歷:遠見百大黃金農夫、頤禾園有機農園、有機米、有機草莓專家,新竹縣地方特色產業發展協會理事長、台灣有機農業協會秘書長、英國萊斯特大學企管碩士 演講主題:我的創新農業歷程和理念 主辦單位:理博農業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主講人陳禮龍先生   【講座內容分享】 這次的青年創新農業座談,邀請頤禾園有機農園園主陳禮龍老師分享從事有機農業的心路歷程,演講開始陳老師語帶幽默地說他沒有大志向,只立志做小農,能夠自己自足並讓大家都很快樂、幸福、滿足就是他的理想,由於自己不是農業相關科系出生,會踏入農業領域除了命運的安排有更多的是對妻子一路支持、陪伴的感謝。 在回到農田之前,陳老師是從事科技業相關領域,退伍後接連在兩家科技公司短暫任職後,就與朋友以50萬資本合資創立仁邦資訊公司,主要服務內容是光纖科技大樓的數位整合,然而在創業前兩年的業務推廣並不順利,經過幾番檢討後,才體會到自己都以工程人員的角度使用艱澀的專業術語向客戶推廣技術,所以每回推廣的內容大概有9成對方都沒聽懂也不感興趣,經過幾番嘗試後才調整出針對客戶的行業語言,又剛好搭上網路趨勢的順風車,使公司的業績快速成長,也持續擴大營運規模,原本已準備好在美國上市時,卻遇到網路泡沫化而使過去的努力化為烏有,公司嚴重虧損最後只好收掉苦心經營的公司。 ▲陳禮龍先生精彩演講過程 在公司陷入危機時,陳老師已在思考返鄉務農,然而沒有農業背景且回鄉種田能否對社會有貢獻感到很迷惘,在不斷思考的時候,剛好在報紙一則專欄看到機會,該文章標題為「返鄉務農的一條活路」,內容在討論景氣不佳、失業大潮湧現,漂鳥再現但返鄉看到的是老農民與荒田,讓人深思的是科技人回到農園可以對農業有什麼幫助? 為此他與報社聯絡取得專欄作者台北教育大學李淑珍教授聯絡方式,前往請教李教授也從此與李教授結下不解之緣。而後也因參加政府推行的漂鳥計劃,接受一系列的訓練並取得農業方面的資源,也取得農民身份順利返回農田。 回想之前也是經過多次思考,考量對自己、家人、甚至是未來的消費者的健康、環境、社會的責任,才決定選擇有機農業。反骨個性的他認為不能只用舊有方法種植,因此主動接受有機農業專業訓練課程,也向MOA申請有機認證並在2005年通過認證。 另外,新的思維方面,農場在許多年前在販賣蔬菜就已結合網路資訊,客戶向農場買菜,付費方式是給予繳費單讓客戶到超商繳費,以網路後台管理訂單,另外,買菜的方式則採用預購,下訂單後農場才會開始種菜,可避免滯銷的問題。 雖然農場有從事生產但不是重心,是因為考量到純生產會為了有穩定營收,需要擴地、僱用人力、有制度的管理,會與個人期望的「簡單小農的生活模式」有牴觸,因此才將農場定位為教育推廣,現在除了在新竹縣農會或是社區大學教授有機栽培之外,也與交通大學合作讓外國學生來農園下田學習、體驗,目前已累積有36個國家,還有與拙拙家園合作推行手心翻轉計劃,讓身心障礙孩童習得一技之長,目前新竹縣政府單位也有意把農場包裝成新竹國際有機園區。 最後,陳老師認為至今的觀察,大部份農民的數位落差仍然很大,因為長久以來習慣等待救援,所以要如何把新思維導入使農業,有更多創新的價值會是很重要的課題。 ▲來賓提問 Q&A Q1:由於目前農業主要從業人口幾乎是老年人,年輕一輩想要將新觀念導入就有困難,像是屏東內埔地區是大面積種植檳榔,並且都會噴藥,反而要在當地養殖魚苗都會因為附近噴灑的農藥造成死亡數量增加,而且也會擔心土地再繼續噴藥20年,可能以后土地都不能用了,再者年輕一代幾乎沒有發言權,因此要說服老一輩不要種檳榔、不要噴藥是非常的困難,不知道對於此問題你的看法如何? A1:我記得當初返鄉務農開始做有機栽培時,全村的人都不看好,但也只能做給他們看,實踐並做出成績後才有說服力。記得之前曾經帶團去部落參觀,當時迎賓活動跳迎賓舞的都是阿嬤,當時大家都認為如果是由年輕的女孩來跳舞一定會更好看,於是我跟他們說如果大家不來支持部落,部落沒有收入,年輕人會因為返鄉沒有前景而不回來,最後都是阿嬤跳舞給你看。所以有一個具體、看得到的例子是很重要的,這才會讓年輕人看到產業有前景,不然很難被打動。 Q2:剛聽您的演說,有提到80個客戶支持1個農場,目前以這個數字來看是滿合理的,假設農場數量增加了,但客戶數維持這勢必會有客戶重疊的情形發生,客戶重疊可能會演變為通路競爭,對於競爭的問題要如何解決,您的看法如何? A2:沒錯,如果以這個邏輯來說是會有競爭的問題,但我認為不用太過擔心,因為在地週邊種植面積有限、農場也有限,所以事實上不會有那麼多農場競爭,此外農場主想由價格取得優勢,但同時他們也要承受利潤變低的問題。以我的親身經歷,之前有電視台來採訪我們農場,在瞭解我們的種植後,他們的員工都對農場的農產品很有興趣,所以也向我們團購蔬菜,一開始每週都要載滿滿一車的蔬菜到該電視台,但經過1~2個循環後,訂購量突然大幅下降,後來有內部員工跟我透露是因為有其他業者以更低的價格販賣有機蔬菜,所以有很多人都因此跑單,然而當下因為成本考量所以沒有調整價格,想說跑單也沒關係,後來過了一陣子該電視台的訂單又增加了,大概瞭解後才知道原來對方有使用農藥壓低生產成本才能提供較便宜的蔬菜,該電視台員工知道後才又回來買我的蔬菜。 Q3:最近農舍、農地農用是滿人多關注的話題,之前也聽說過連接軟橋裡至市區的路曾斷過,如果說這樣的情況又發生了,又假設有一個2分半農地的社區,如果要讓他們自己自足撐1年,要怎麼規畫? A3:如果只是要生存下來,那就是有米、有菜、有蛋,然後可以一直循環,有的人可能會因為不能滑手機會死有的人就不會,但人如果沒有東西吃就一定會死,我們常常是要求很多,但其實真正的需求很少,只要需求變得簡單就容易滿足了,土地只要好好善待它,它絕對可以把我們養活的。 Q4:能不能請陳老師談一談社區支持型農業? A4:工研院之前有推行過千甲社區CSA計劃,此計劃與美國合作,曾請了專家來演講社區支持型農業,當時我有去聽那場演說,但我的感覺是那種模式適合美國卻不適合台灣,它那一種模式(指美國CSA),有出資的股東他們都是shareholder,然後再僱用專業的農民並給予完好的福利制度,農場也是有完整的制度在經營管理,他們分享成果的方式也是有多少成果就均分回到這些shareholder,在台灣可能就會因為出資不一樣但share的成果都一樣而打起來。另外,美國的社區是由一群志工投入生產,並且是用很專業的方式管理農場,但在台灣,志工的工作時間很難規定,也會造成農場管理不易。 ▲交流時間

首頁 活動資訊 > 座談會/論壇/研討會 > 青年創新農業座談第3場:新竹縣地方特色產業發展協會理事長、台灣有機農業協會秘書長陳禮龍

【青年創新農業座談】第3

活動時間:西元2015415日下午200~300講座;315~430交流

活動地點:苗栗縣頭份鎮中央路4132

引言人:理博農業生技創辦人李文權博士

主講人:陳禮龍園主

主講人簡歷:遠見百大黃金農夫、頤禾園有機農園、有機米、有機草莓專家,新竹縣地方特色產業發展協會理事長、台灣有機農業協會秘書長、英國萊斯特大學企管碩士

演講主題:我的創新農業歷程和理念

主辦單位:理博農業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主講人陳禮龍先生
 

【講座內容分享】

這次的青年創新農業座談,邀請頤禾園有機農園園主陳禮龍老師分享從事有機農業的心路歷程,演講開始陳老師語帶幽默地說他沒有大志向,只立志做小農,能夠自己自足並讓大家都很快樂、幸福、滿足就是他的理想,由於自己不是農業相關科系出生,會踏入農業領域除了命運的安排有更多的是對妻子一路支持、陪伴的感謝。

在回到農田之前,陳老師是從事科技業相關領域,退伍後接連在兩家科技公司短暫任職後,就與朋友以50萬資本合資創立仁邦資訊公司,主要服務內容是光纖科技大樓的數位整合,然而在創業前兩年的業務推廣並不順利,經過幾番檢討後,才體會到自己都以工程人員的角度使用艱澀的專業術語向客戶推廣技術,所以每回推廣的內容大概有9成對方都沒聽懂也不感興趣,經過幾番嘗試後才調整出針對客戶的行業語言,又剛好搭上網路趨勢的順風車,使公司的業績快速成長,也持續擴大營運規模,原本已準備好在美國上市時,卻遇到網路泡沫化而使過去的努力化為烏有,公司嚴重虧損最後只好收掉苦心經營的公司。


▲陳禮龍先生精彩演講過程

在公司陷入危機時,陳老師已在思考返鄉務農,然而沒有農業背景且回鄉種田能否對社會有貢獻感到很迷惘,在不斷思考的時候,剛好在報紙一則專欄看到機會,該文章標題為「返鄉務農的一條活路」,內容在討論景氣不佳、失業大潮湧現,漂鳥再現但返鄉看到的是老農民與荒田,讓人深思的是科技人回到農園可以對農業有什麼幫助? 為此他與報社聯絡取得專欄作者台北教育大學李淑珍教授聯絡方式,前往請教李教授也從此與李教授結下不解之緣。而後也因參加政府推行的漂鳥計劃,接受一系列的訓練並取得農業方面的資源,也取得農民身份順利返回農田。

回想之前也是經過多次思考,考量對自己、家人、甚至是未來的消費者的健康、環境、社會的責任,才決定選擇有機農業。反骨個性的他認為不能只用舊有方法種植,因此主動接受有機農業專業訓練課程,也向MOA申請有機認證並在2005年通過認證。

另外,新的思維方面,農場在許多年前在販賣蔬菜就已結合網路資訊,客戶向農場買菜,付費方式是給予繳費單讓客戶到超商繳費,以網路後台管理訂單,另外,買菜的方式則採用預購,下訂單後農場才會開始種菜,可避免滯銷的問題。

雖然農場有從事生產但不是重心,是因為考量到純生產會為了有穩定營收,需要擴地、僱用人力、有制度的管理,會與個人期望的「簡單小農的生活模式」有牴觸,因此才將農場定位為教育推廣,現在除了在新竹縣農會或是社區大學教授有機栽培之外,也與交通大學合作讓外國學生來農園下田學習、體驗,目前已累積有36個國家,還有與拙拙家園合作推行手心翻轉計劃,讓身心障礙孩童習得一技之長,目前新竹縣政府單位也有意把農場包裝成新竹國際有機園區。

最後,陳老師認為至今的觀察,大部份農民的數位落差仍然很大,因為長久以來習慣等待救援,所以要如何把新思維導入使農業,有更多創新的價值會是很重要的課題。

▲來賓提問

Q&A

Q1:由於目前農業主要從業人口幾乎是老年人,年輕一輩想要將新觀念導入就有困難,像是屏東內埔地區是大面積種植檳榔,並且都會噴藥,反而要在當地養殖魚苗都會因為附近噴灑的農藥造成死亡數量增加,而且也會擔心土地再繼續噴藥20年,可能以后土地都不能用了,再者年輕一代幾乎沒有發言權,因此要說服老一輩不要種檳榔、不要噴藥是非常的困難,不知道對於此問題你的看法如何?

A1:我記得當初返鄉務農開始做有機栽培時,全村的人都不看好,但也只能做給他們看,實踐並做出成績後才有說服力。記得之前曾經帶團去部落參觀,當時迎賓活動跳迎賓舞的都是阿嬤,當時大家都認為如果是由年輕的女孩來跳舞一定會更好看,於是我跟他們說如果大家不來支持部落,部落沒有收入,年輕人會因為返鄉沒有前景而不回來,最後都是阿嬤跳舞給你看。所以有一個具體、看得到的例子是很重要的,這才會讓年輕人看到產業有前景,不然很難被打動。

Q2:剛聽您的演說,有提到80個客戶支持1個農場,目前以這個數字來看是滿合理的,假設農場數量增加了,但客戶數維持這勢必會有客戶重疊的情形發生,客戶重疊可能會演變為通路競爭,對於競爭的問題要如何解決,您的看法如何?

A2:沒錯,如果以這個邏輯來說是會有競爭的問題,但我認為不用太過擔心,因為在地週邊種植面積有限、農場也有限,所以事實上不會有那麼多農場競爭,此外農場主想由價格取得優勢,但同時他們也要承受利潤變低的問題。以我的親身經歷,之前有電視台來採訪我們農場,在瞭解我們的種植後,他們的員工都對農場的農產品很有興趣,所以也向我們團購蔬菜,一開始每週都要載滿滿一車的蔬菜到該電視台,但經過1~2個循環後,訂購量突然大幅下降,後來有內部員工跟我透露是因為有其他業者以更低的價格販賣有機蔬菜,所以有很多人都因此跑單,然而當下因為成本考量所以沒有調整價格,想說跑單也沒關係,後來過了一陣子該電視台的訂單又增加了,大概瞭解後才知道原來對方有使用農藥壓低生產成本才能提供較便宜的蔬菜,該電視台員工知道後才又回來買我的蔬菜。

Q3:最近農舍、農地農用是滿人多關注的話題,之前也聽說過連接軟橋裡至市區的路曾斷過,如果說這樣的情況又發生了,又假設有一個2分半農地的社區,如果要讓他們自己自足撐1年,要怎麼規畫?

A3:如果只是要生存下來,那就是有米、有菜、有蛋,然後可以一直循環,有的人可能會因為不能滑手機會死有的人就不會,但人如果沒有東西吃就一定會死,我們常常是要求很多,但其實真正的需求很少,只要需求變得簡單就容易滿足了,土地只要好好善待它,它絕對可以把我們養活的。

Q4:能不能請陳老師談一談社區支持型農業?

A4:工研院之前有推行過千甲社區CSA計劃,此計劃與美國合作,曾請了專家來演講社區支持型農業,當時我有去聽那場演說,但我的感覺是那種模式適合美國卻不適合台灣,它那一種模式(指美國CSA),有出資的股東他們都是shareholder,然後再僱用專業的農民並給予完好的福利制度,農場也是有完整的制度在經營管理,他們分享成果的方式也是有多少成果就均分回到這些shareholder,在台灣可能就會因為出資不一樣但share的成果都一樣而打起來。另外,美國的社區是由一群志工投入生產,並且是用很專業的方式管理農場,但在台灣,志工的工作時間很難規定,也會造成農場管理不易。

▲交流時間